真绝活! 石头上“绣花” 你见过吗

      一块河里捡起来的石头、一截废弃的小树根、一块上了年纪的老砖……这些在普通人眼里再平常不过的东西,却能够在雕刻艺人的手里经过精雕细琢,变成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,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     龙门山镇白水河社区的骆锐,就用自己的一双巧手将不规则的石头、奇形怪状的树根,雕刻成了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。近日,记者见到了正在忙于石雕创作的骆锐。在他桌上,摆放着近二十把长短不一、粗细不同的刻刀,还有两支铅笔,用于勾勒图案。骆锐一边刻一边轻轻擦去石头的粉末,以便把效果看得更清楚,及时调整刻的力度和位置。另一边的展架上,一件件制作精美、形象逼真的雕刻作品映入眼帘,活灵活现的甲壳虫、贴近自然的花盆……无不散发着自然的气息。

 

      今年45岁的骆锐,自幼就喜欢绘画,对一切好看的东西都想画下来,而如今他最擅长的却是手中的刻刀。“我从小就生活在白水河沿岸,喜欢到河里捡一些奇怪的石头回来收藏。”说起与石雕的缘分,骆锐告诉记者,三年前,原本只创作根雕、木雕的他,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尝试石雕。从此,骆锐就全身心地投入到石雕研习中。
      “无论雕什么作品,都得先在选好的石料上将作品的轮廓画出来,再将轮廓线以外多余的部分用锤子和钎子凿去,然后将一些具体部位粗略雕刻出来,再在打糙的基础上将细部线条全部勾画,最后才是打磨,是一套非常耗时的工序。”骆锐谈道,选料、设计、凿粗坯、雕细部和打光上蜡五道工序流程,每道工序都需要仔细核对尺寸,不能有半点差错。
      “石雕艺术是给予石头以生命的一门艺术,它讲究的是独一无二的石料、巧夺天工的造型和精雕细凿的刀法,并不是每一块石头都能刻成一件有生命的东西。”骆锐告诉记者,为了找到合适的石料进行创作,自己一有空闲就到白水河岸边上走走,寻找好石料。经过长久大量练习,骆锐逐渐掌握了选材的技能。“我挑选的石头都是双色花岗石。其中,细花岗石部分用于雕刻,粗花岗石部分用于装饰。”他谈道,这样就可以让作品动态呈现得更加淋漓尽致。
石头是天然的物品,难免会有瑕疵,在雕刻过程中不确定的因素会有很多,这也考验着骆锐的应变能力。在他看来,石雕创作就是一种“细活”,在每一次的创作中,他并不急于动手,而是先从不同的角度仔细观察石料的颜色及造型,感觉到石料适合于刻什么后才着手设计、创作。说着,骆锐就拿出他的石雕代表作《富甲天下》。“这件作品在刻制之前,我对着石料进行了仔细观察,发现它呈拱形,很适合刻制一只动物。有一天在《动物世界》里看到了甲壳虫,就突然来了灵感。”骆锐告诉记者,结合着甲壳虫有“把好事物推来”的寓意,四天时间便刻成了一只“活脱脱”的甲壳虫。
      在骆锐的手里,没有无用的石头,有缺陷没有关系,可以通过巧妙的设计变劣势为优势。“大自然的东西没有完美的,雕刻时既要有自己的灵感,又要顺势而为,跟随着石头的纹理和颜色去走,看它会带给我们什么,是一件很奇妙的事。”骆锐笑着说。
      近年来,骆锐创作出了“青蛙”“蜗牛”“甲壳虫”“熊猫”“怀旧水壶”等系列石雕作品百余件。名气也广泛流传,经常还会有收藏家和石雕爱好者慕名前来。有人还称赞道,骆锐的石雕作品大气、精致、出神、灵透,细微处见精神,粗犷处显功力,意境深远,神态盎然,透出自然之美、艺术之美……面对称赞,骆锐只微微一笑,他说,目前正在创作最具彭州特色的作品——牡丹系列。骆锐不但可以在一块石头、半截树根上雕刻,他还能在老砖块儿上雕刻。
      一刀一刻,一笔一画,往往看似普通的一块石头,经他妙手加工后,都会在他手中“苏醒”过来,变得更好看,更有艺术味儿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本刊记者  魏悦

快乐赛车计划下载 快乐飞艇规则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快乐赛车怎么代理返点多少 吉林快3代理 5分钟一开的快乐飞艇 福建泰顺棋牌俱乐部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快乐飞艇 快乐赛车6码怎么倍投